您现在的位置:皇冠开户 > 皇冠开户 > “谁拐走了我的孩子?”——我市“部督”系列拐卖儿童案件侦破纪实

“谁拐走了我的孩子?”——我市“部督”系列拐卖儿童案件侦破纪实

2021-06-02 07:38

时隔20多年,被拐孩子回到朝阳北票与自己的亲生父母相认。 本报记者 张大为摄

本报记者 钱妍

1993年至1994年,北票市4名儿童接连离奇失踪。案情扑朔迷离,线索最终指向同一男子。

然而,人海茫茫,男子藏身何处,被拐儿童又被他卖到了哪里?

警方28年不懈追踪。这些因“人贩子”而被迫骨肉分离的受害家庭能否等来团圆?日前,记者专访北票市公安局副局长付大合,带您走进该系列拐卖儿童案件背后的故事。

儿子失踪三天父亲慌忙报警

事情还要从20多年前说起。1994年9月19日,还是北票市公安局冠山派出所户籍民警的付大合,正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工作。突然,一个身影急匆匆地从门外跑了进来,辖区村民张玉民(化名)带来的惊人消息,打破了屋内原本的平静。“付警官,不得了了,我儿子丢了。”

付大合心猛地一沉,马上联想到,最近一年来,北票市境内已经连发3起儿童丢失案件,尽管警方全力搜索,但在没有任何线索的不利情况下,案件侦办工作始终未能获得进展,嫌疑人依旧逍遥法外。

张玉民的儿子张金虎,当时刚满8周岁,在父母离异后,一直跟随母亲生活。张玉民回忆说,三天前,他从前妻那里得知,儿子放学后迟迟没有回家。起初,两人以为儿子正是贪玩的年纪,可能跑到哪儿玩去了,可他们找了三天三夜,把所有儿子可能去的地方都翻了个遍,还是没有发现儿子的踪影。好端端的孩子,怎么能丢了呢?

“肯定是被人拐走了。”心急如焚的张玉民陷入绝望,当场泣不成声。

“你冷静想想,孩子身边有没有可疑的人?”付大合连忙询问。张玉民沉思片刻,一张熟悉的面孔在他脑海中瞬间闪现。

他说,前妻有个姓惠的朋友,近段时间对儿子格外热情。此人不仅对前妻家的情况,儿子上下学的时间、路线都十分了解,并且,儿子失踪后,他也再没出现。

两个人同时不知去向,是巧合,还是另有隐情?如果确实是惠某某将张金虎拐走,那么三天时间已经足够让他将孩子带离本地。“不好!”情况紧急,付大合立即将此情况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。

此前一年三名儿童先后丢失

1993年3月,4岁男童孙玉龙在自家门前玩耍时丢失;

1993年10月,6岁男童冯艳君外出玩耍再没回家;

随后,5岁男童周斯郎在家附近玩耍时不见;

1994年9月,张金虎又失踪。

付大合回忆说,当年,4起案件的接连发生,不仅给受害家庭带来了极大的悲痛,在社会上也引发了一定程度的恐慌。北票市公安局每一名办案民警都深感肩上压力、责任巨大。

警方深入调查得知,惠某某生于1959年,是北票市本地人,自幼家境贫寒,父母均已过世,其与妻子也离了婚,可以说日子过得并不如意。惠某某曾在当地矿上务工,后开始经商,做些小本儿生意,据说经常到南方去进货,在那边结交了不少朋友。

与此同时,民警梳理被拐儿童父母的社会关系网,意外发现,4名被拐儿童的父母竟都与惠某某关系不错。

警方随后又从惠某某一名亲属处获得一条重要线索,在张金虎失踪当日,惠某某曾带着一个小男孩去过她家,称男孩是自己朋友的孩子,借宿一宿后,第二天便带着男孩走了。根据其对男孩的描述,警方判定,这名男孩就是张金虎。

那么,既然是惠某某拐走了张金虎,此前当地丢失的3名儿童,是否也都与他有关?真相似乎只有等抓获惠某某后才能揭开。

锁定嫌疑人抓捕工作持续二十多年

“那个年代通讯、交通都不发达,警方想抓个逃犯很困难,只能依靠传统的侦查手段,能获得的线索非常有限。”付大合接着说,根据已掌握到的线索,北票警方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全力搜捕惠某某,立誓就算大海捞针,也要把他“捞出来”。

办案民警锲而不舍反复研判,二十多年来,抓获惠某某、寻回被拐儿童已然成了几代公安人的夙愿。为此,一茬又一茬办案民警,多次远赴山东、贵州、广东等地开展工作,却都一次次失望而归。

当27年光阴转瞬而逝,如今,付大合已从一名普通民警,成长为北票市公安局副局长。4名儿童被拐案件悬而未破,始终如石头一般,压在他的心上。